“世界杯经济”开赛

  耐克、阿迪达斯、彪马三个品牌包揽了32支参赛队伍中80%的球衣;抖音首次与其他5个平台一同成为受央视转授权的世界杯赛事转播商;卡塔尔当地部分酒店预订增长价超800%。北京时间11月21日0时,2022卡塔尔世界杯揭幕战打响。与赛场上球员“火力全开”如出一辙的是,赛场外各企业也在较力,希望借这一世界顶级赛事IP分一杯羹。

  赛场内:“战袍”三分天下

  伴随世界杯的到来,2022年世界杯32强的球衣也已发布。其中,耐克赞助了13支国家队,阿迪达斯赞助了7支国家队,彪马赞助了6支国家队,New Balance、Hummel、Kappa、Majid、Marathon和One All Sports赞助了其余6支国家队。

  从数量上来看,耐克、阿迪达斯、彪马三家品牌共赞助了26支国家队的球衣。耐克赞助球队数量也首次超过阿迪达斯,成为本届世界杯最大球衣赞助商。

  经济学家、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表示,世界杯球衣是出镜率最高的广告载体,也是最容易将眼球经济转化为实际消费的视觉广告传播平台,自然是全球各大运动品牌竞相角逐的形象展示舞台。

  “借力世界杯这个全球最大的超级赛事宣传员,不仅有利于品牌形象的全球推广和企业产品的全球营销,而且有利于巩固和提高企业在全球运动品牌中的行业地位,进而助力品牌系列产品在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中的市场号召力和资源整合力,有利于让顶级运动品牌实现向全球领袖级品牌的转变。”宋向清补充道。

  赞助世界杯除了提高声誉,也为品牌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据德国足球咨询公司PRMarketing统计,在2021年世界杯中,32支参赛球队共售出1490万件球衣。虽然与2021年世界杯相比,减少了近300万件,但仍为各品牌带来了约17.88亿美元的收入。

  回顾过往来看,球衣的销量和球队也有着密切关系。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阿根廷男女款球迷版短袖球衣官方售价599元,已售罄,仅有童装版出售。除了赛前球衣被抢购一空,一旦品牌所赞助的球队夺冠,其球衣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独立经济学家、财经评论员王赤坤称,四年一遇的世界杯,本身具有时效性+稀缺性+庞大群众基础,又集合了多个顶级流量,被人喜欢在情理之中。

  球场上,球员风驰电掣,摩肩过招;球场外,各大运动品牌也在暗中较量。对比最新一期年报,耐克在2022财年营收达467亿美元,在汇率不变基础上同比增长6%。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至60亿美元。阿迪达斯在2021财年全年营收达212.34亿欧元,同比增长15%;毛利107.65亿欧元,同比增长17%,毛利率达50.7%。彪马2021年总营收为68.1亿欧元,同比增长 30.2%;毛利润为32.6亿欧元,同比增长32.5%。

  在透明度创新中心(FTIC)创始人杨大筠看来,阿迪达斯在足球界的地位仍举足轻重。“就像提到耐克会想到篮球运动,提到阿迪达斯,人们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足球运动。”他说。

  “我们不仅是国际足联七大官方合作伙伴之一,还连续第14次成为国际足联世界杯创造比赛用球。”阿迪达斯方面介绍称,阿迪达斯足球是全球重大足球赛事的官方赞助商/官方供应商合作伙伴,如国际足联世界杯、欧洲足球锦标赛、欧洲冠军联赛和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

  耐克则在推出的最新主题影片《足球全宇宙(Footballverse)》中露出了包括亚历克斯·摩根等十几位耐克精英运动员。而在财报会议中,耐克方面也表示把会握世界杯机遇,并发布了众多新产品。

  对于彪马在足球领域中的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彪马方面,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业内人士猜测称,彪马背靠开云集团,很有可能投入比自己本身实力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大品牌拼的是实力,小品牌则有更多“赌”的成分。据报道,伊朗本土品牌Majid赞助伊朗队也颇为用心,一口气设计了五款主场球衣,由伊朗足协从中选择了一款作为征战本届世界杯的主要战袍。

  “比赛不到最后一刻就不知道谁是真正的赢家。”杨大筠说,对于小品牌来说,赞助球衣远比成为世界杯官方赞助商“实惠”得多。通过投入相对较少的费用,有机会在50亿人观看的世界杯上露出,这种以小博大的做法也是运动品牌喜闻乐见的。而至于全球运动品牌格局未来的变化,这不是一个品牌、一个赛事就能动摇的。

  赛场外:国内6家平台抢得转授权

  卡塔尔世界杯揭幕战正式打响,而获得节目授权的各个平台也摩拳擦掌准备迎来观众。

  • 被查看118次
    A+
发布日期:2022-11-21 21:13  所属分类: 焦点新闻 作者:灯塔体育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