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科学家为5项专利打了8年官司 两次审判均败诉

  留美博士彭朝晖在深圳成立公司,后经相关程序,将其研发试用的世界首个基因治疗药物“今又生”投放市场。2006年,一家公司通过股权转让方式控股了彭朝晖的公司,并于2008年与彭朝晖就“今又生”相关技术专利权属打起了官司。

  官司经历了8年,从深圳市中院的一审到广东省高院的二审,两次判决都认定彭朝晖败诉。彭朝晖为此向广东省高检申请抗诉,省高检依法定程序提请最高检抗诉,最高检审结后向最高法抗诉,认为原审判决的认定缺乏证据证明,裁定中止原判执行,指令广东省高院再审。近期该案将开庭。

  北京市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肖东表示,经最高检抗诉、最高法裁定再审的案件每年都相当少,这些案件多为民事、刑事案件。而知识产权案打到“两高”,又同时是5个案件一起的,彭朝晖与公司的专利权纠纷案为首次。

  “该案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的典型案例,对该案的依法再审和判决,显示了中国司法系统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决心。中国真正的创新药有4—5个,‘今又生’算是知名的,而且有自主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罕见,所以该案的依法判决意义非同一般。”王律师认为。

  研发出世界首个基因治疗药物

  20年来,彭朝晖一直从事基因治疗的研究、开发和产业化工作。1998年1月,彭朝晖回国后,在南山区成立了深圳市赛百诺公司基因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赛百诺公司)。10年后,他没想到公司会成为自己的“敌人”。

  2003年,世界上首个基因治疗药物“重组人p53腺病毒注射液”(注册商标名:今又生/Gendicine)的新药证书颁发后,彭朝晖成为央视、新华社、《科学》、《时代周刊》、《福布斯》等国内外权威媒体关注的科学界红人,深圳媒体也将其认定为城市创业代表。

  为此,彭朝晖先后获得2004年深圳市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一等奖,2005年“国际肿瘤基因治疗学会(ISCGT)”基因治疗成就奖,2006年美国加州众议院生物科学杰出成就奖,2006年新加坡总统颁发的环球企都创新奖等。

  据不完全统计,“今又生”已治疗了50余种来自世界26个国家不同种族的肿瘤患者,证明安全有效。全国政协副主席、科学技术部部长万钢在第七届中国科学家论坛上的报告(2008年)中,将“今又生”称为国家生物高技术创新的典型。

  在公司初创阶段,彭朝晖是6个专利的申请人和权属人,其中一个涉及生产工艺的专利评估价为4300万元人民币,以实际作价1994万元,于2003年已变更到赛百诺公司名下。

  融资后控股权变更专利权属起争议

  彭朝晖回忆,科研成果开始产业化之后,市场拓展、厂房扩建、人才引进、深入研发等投入骤增,赛百诺公司资金紧张,为此,彭朝晖开始四处融资。

  2006年10月,赛百诺公司董事会决议,同意湖北同济奔达鄂北制药公司(简称奔达公司)收购赛百诺公司两个法人股东57.57%的股权,由此成为控股股东。

  奔达公司主要做一些原料药、维生素,计划在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买壳上市,控股赛百诺公司后,其在美国证券市场注入高科技的概念,股价提振,而这也一解赛百诺公司燃眉之急,符合其国际化发展方向。彭朝晖称,当时充满憧憬。

  但“蜜月期”不长,双方在管理和融资等问题上出现分歧,尤其在四次融资中,因大股东奔达公司不放弃控股权而失败。

  在2007年,奔达公司徐卫等人要求彭朝晖将专利无条件、无偿地放到赛百诺公司,被彭朝晖一口拒绝,“我说董事会有决议,要通过协商,专利肯定是要放到公司的,但是得经过评估,在评估的基础上再协商一个数额”。

  2008年6月1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吊销赛百诺公司的GMP证书,这家科技公司中的科学家与投资者之间的矛盾白热化。

  2008年8月,赛百诺公司的控制人启动法律程序,起诉彭朝晖等人,认为彭朝晖等人的5项中国发明专利和3项国际发明专利(已在36个国家授权)属于职务发明。彭朝晖等人在深圳中院、省高院皆败诉。后向省高检申请监督,经最高检向最高法抗诉,该案又被裁定发回省高院再审。

  27日上午,记者联系上奔达公司总裁徐卫,但其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焦点

  “发明专利”究竟归谁

  记者了解到,此案专利争夺对象名为“重组人p53腺病毒注射液”的技术及相关成果,专利证书上记载的发明人依然为彭朝晖及其学生张晓志。徐卫等人希望将该专利权变更登记到赛百诺公司名下。

  • 被查看50次
    A+
发布日期:2020-11-22 07:01  所属分类: 户外运动 作者:灯塔体育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