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科维奇第17个大满贯 以及这三个人的时代

德约科维奇第17个大满贯 以及这三个人的时代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是个稳定又不稳定的球员。

  不稳定是指,他可以在2011年打出传奇的70胜6负拿下三大满贯后,在2012年只得一个澳网;然后从2016年夏天开始,一直低迷整整两年,中间掺杂着他的伤病、团队换人、他的无麸饮食是否影响到体能了之类的传闻。

  稳定是指,一旦进入状态,他就是网球史上最卓越的万能回球机。没有球打得死他,甚至没有球能让他发窘到打不出漂亮回球,没有对手能困住他。

  2011年他状态好时,五个大满贯里拿了四个;2014年他状态好时,一波八个大满贯他拿了五个。

  然后是2018年夏天调整过来后,过去七个大满贯,他拿了五个。

  不稳定是指,2020年澳网半决赛对费德勒,第一盘他开局乱七八糟,一度2比5落后。

  稳定是指,当他挽回了这2比5的颓势,抢下第一盘后,就一往无前,将费德勒连落两盘,击败了。

  那场赛后,德约科维奇自己承认:他开局很紧张。他一直在观察费德勒的移动,分心旁骛,回球粗疏。

  但,等他发现,费德勒并不在顶尖状态——赛后他强调,他认为费德勒身体状态不是最好——他又专注于打球了。于是举手投足,如有神助。

  比起去年温网决赛那场苦战来,这时的他显然意气风发得多。

  只要德约科维奇相信“这场比赛属于我,我能赢”,那就真没人挡得住他了。

德约科维奇第17个大满贯 以及这三个人的时代

  但就在打败费德勒之后,他的状态又奇怪地跌落平地:结果就是2020年澳网决赛,第二盘和第三盘,他被稳定的蒂姆,给打得乱七八糟。

  蒂姆,红土王子。在硬地也是这风格。

  之前,他打了4小时10分钟,以纳达尔的方式,熬赢了纳达尔。那场比赛,活像是两个纳达尔在对打。

  半决赛对兹维列夫,俩人各自显出风格来。兹维列夫依靠他凶猛澎湃的一发,拿下第一盘。但蒂姆抢回了第二盘。第三盘抢七,兹维列夫一度6比3,被蒂姆扳回来。第四盘,又是抢七。

  兹维列夫全场127个一发得手103个,但14个破发点只抓住5个。他像那种一踩油门飙出去,呼哧呼哧喘两下的司机。他打得虎虎生风时,蒂姆很是狼狈,第三盘一度飞身救球——赛后,蒂姆自己说,他在硬地场上不爱救球:太疼了。

  但蒂姆就是蒂姆。他的发球不够多样,反手不够凶猛,但他很坚韧。他承受着兹维列夫的澎湃海浪,在兹维列夫退潮时,稳稳地站住了。然后,赢了。

德约科维奇第17个大满贯 以及这三个人的时代

  去年法网,德约科维奇输给蒂姆那场,我在罗兰加洛斯。我记得那场球,虽然只看了一小半(因为要打包预备出发去雷恩了,次日有中国女足的世界杯比赛):以德约科维奇当世无对的万能回球,却经常被蒂姆压在底线。蒂姆的跑位、底线相持能力,以及一个又一个正手深击球,让小德很是不爽。我一个留在现场的朋友看完了比赛,后来概括给我听:

  “蒂姆磨赢了小德。”

  轻描淡写,但我也知道,这其中得有多少艰难细节,多少次回环往复的击球。

  2020年澳网决赛,又是蒂姆对德约科维奇。

  比赛开始那段,德约和蒂姆都打得让人感觉“如果你们半决赛这水平,现在就是费德勒和兹维列夫在打决赛了”。

  德约科维奇赢了第一盘。蒂姆则继续坚韧着:他知道自己的反手不够强劲,他的前五个发球局全都打到deuce平分,但他没退缩。正手反手,底线抽击,他一直在不怕失误地,向德约科维奇施压。

  这种铁杵磨成针的精神,让德约科维奇不稳定了。第二盘,每当德约科维奇回球略浅,蒂姆就凶猛地回球。他的底线长球让德约科维奇一直没喘过气。德约科维奇丢了第二盘,然后在第三盘回球信心全失,尤其是二发,绵软无力,不敢冒险。

  然后是超时,肉眼可见的不高兴,跟自己团队闹不愉快。

  如上所述,当德约科维奇高兴时,他是网球史上第一回球手。他的平衡、灵巧与反应,都让他几乎无法被打死。

  但不高兴时,他会焦躁,会跟观众、裁判、自己团队的人甚至球拍较劲。那会儿的他喜怒形于色,经常是眼睛眨巴着朝周围望一圈,然后低头,快速眨几下眼,一脸怨怼。

  1比2落后蒂姆时,德约科维奇看上去,又一副“老子不高兴”的样子出来了。

  但是……

  第三盘最后那几局,德约科维奇没停步。他奋力回击了。蒂姆还是赢下了第三盘。看起来,是德约科维奇的反击失手了。

  • 被查看101次
    A+
发布日期:2020-02-15 02:12  所属分类: 网球频道 作者:灯塔体育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