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电影、瑜伽、智能手机——中印两个文明古国交往“新故事”

新华社新德里10月10日电

特稿:电影、瑜伽、智能手机——中印两个文明古国交往“新故事”

新华社记者赵旭 胡晓明 陈健

↑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瑜伽练习者在印度北阿肯德邦里希盖什举行的第16届国际瑜伽节开幕式上做瑜伽动作(2015年3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近年来,练习瑜伽在中国年轻群体中悄然流行,印度电影受到中国观众喜爱。与此同时,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印度青年群体也热衷于拿着手机刷印度版抖音和扫码支付,一些大城市的青年对学习中文充满热情……

中印两个文明古国,正在透过“现代元素”展开对话。

电影搭起桥梁

当今,中国观众最熟知的印度演员,莫过于宝莱坞电影明星阿米尔·汗。他主演的电影《摔跤吧!爸爸》在2017年的中国票房收入接近13亿元人民币。

对于老一辈中国观众来说,印度电影如《流浪者》和《大篷车》中壮观的歌舞场面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时至今日,在印中国人欢庆节日期间还时常演唱《流浪者之歌》,也总会迎来印度友人的会心一笑和热烈掌声。

近年来,国内院线上映的印度电影越来越多,2018年在中国各地新上映的印度电影就有10部之多。其中《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主演萨尔曼·汗、《嗝嗝老师》的主演拉妮·慕克吉等都是首次通过银幕与中国观众见面。

拉妮·慕克吉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观众看电影时的反应和印度粉丝相似,说明每个人都能在电影里捕捉到他们自己的故事和情感。

“事实上,不同语言的电影能够传达相同的情感,这就是电影的特别之处。如果这种情绪是普遍的,那么它就可以连接到任何地方。”她说。

数次到访中国的阿米尔·汗认为,印中两国都是文明古国,文化多样、历史悠久,在社会文化方面有诸多共同点。“艺术创作者可以帮助不同文化的人相互理解,我希望看到中国和印度的艺术家进行合作,创作出两国人民都喜欢的故事。”

瑜伽加深了解

在北京东二环一座公寓里,中国青年祖亦经营着一家瑜伽工作室。她在多年前亲赴印度拜师,并成为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某著名瑜伽学院院长的关门弟子。

作为中印文化交流的有效组成,云南民族大学在2015年6月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瑜伽学院——中印瑜伽学院。

37岁的苏布拉克什米·韦卢萨米曾在印度东南部泰米尔纳德邦首府金奈的一所瑜伽学院工作,随后被选派到中印瑜伽学院进行教学。她在2015年底来到昆明,很快便适应了那里的气候和生活。用她的话来说,云南当地的饮食清淡,非常适合瑜伽练习者和素食者。

韦卢萨米说,在云南教瑜伽是一段美妙的经历,这帮助她了解到中国古代文明,同时将瑜伽这种独特的印度文化介绍给更多中国人。“在中国我交到很多朋友,他们都很乐于助人,经常在课后和我聊天,邀请我参加聚会。”韦卢萨米告诉记者。

通过学习瑜伽,像祖亦这样的中国年轻人也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印度文化。在她看来,瑜伽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修习,而是通过练习瑜伽的方式培养感知变化,从而达到涵养心灵和激发思想的功效。

手机促进合作

印度作为全球增长最快的智能手机市场,中国品牌的手机以亲民的价格、自拍优势以及大屏幕等特点在印度广受欢迎。

自2014年进入印度市场以来,中国品牌小米已销售超过1亿部智能手机,成为印度市场第一个在5年内销量过亿的手机品牌,并连续多个季度成为印度市场销量领先的手机品牌。

其他中国品牌的手机在印度市场也很热销。据国际权威机构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小米、vivo、OPPO等中国品牌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共拿下66%的份额。

尼赫鲁大学学生阿布舍克·卡什亚普说:“中国产品很有价格竞争力,具备同样功能的小米手机显然更适合我的消费能力。”

工程师辛格认为,中国品牌在印度很常见,中国产品使用的技术都很先进,“而且中国企业的技术换代速度很快”。

飞速发展的手机市场促使中国手机企业加速投资印度,在提供消费便利的同时,也为印度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

25岁的夏尔马目前在位于德里附近的诺伊达地区一家中资电子企业工作,主要负责手机生产。他在2016年加入该公司测试部门,从基础工种做起,目前已是主管。夏尔马对记者表示,他十分感谢中国企业给他职业生涯带来的变化。

  • 被查看61次
    A+
发布日期:2019-10-14 18:35  所属分类: 全民健身 作者:灯塔体育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