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阎良试飞人赵生!叩天门 闯险关 搏击长空8000小时~

看阎良试飞人赵生!叩天门 闯险关 搏击长空8000小时~

华商网

被誉为国产大飞机“三剑客”之一的AG600“鲲龙”飞机001架2017年腾空而起,在珠海机场西南空域内按照既定的飞行剖面完成64分钟飞行,首飞任务圆满完成。AG600飞机的首飞机长就是赵生。

飞机常从头顶过 从小就觉得神秘

赵生是我国特级试飞员、我国首批硕士试飞员、我国首款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首席试飞机组机长,现任试飞中心试飞员中心科研飞行总队书记兼副队长。

7月1日华商报记者在阎良区的中国试飞院见到赵生,精神、干练,完全看不出有50岁。“我从小在黑龙江长大,我家附近有个军用机场,总有飞机从天上过,那会儿就觉得飞机很神秘。”赵生说,1988年报考志愿时,第一志愿到第三志愿的三所大学都报的是航空院校。

1992年,赵生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本来有留校机会,航空航天部去学校招试飞员,男人都喜欢干点儿有挑战的事,再加上试飞员既可以参与设计也可以飞,能学以致用很吸引人,去体检通过了,后来分到西安工作。”赵生说,工作后先去四川学飞行,考取了民航飞行执照,成为一名试飞员。

1994年,赵生从四川回到西安,被西工大录取在职读研究生,学习飞行力学专业。“读研其实还是培训阶段,我那时还不能独立完成任务,1998年研究生毕业,又去四川当了三年飞行教员,这三年对技术成长是很重要的阶段,积累了很多飞行经验。”

工作危险性高 家人付出很多

赵生说,从1994年结婚至今,很感谢家人。“我爱人对我工作真的给予了很大支持。我隔三差五需要出差,家里顾不上,孩子照顾也少,岳父岳母早早来帮忙,家人非常不容易。”赵生说,同事之间经常开玩笑说,这些年的状态就是偶尔“回家出个差”。

今年春节回家俩星期,是赵生回家最久的一次,“工作的事不跟家人说,一是涉密,二是太专业,三是危险。有些危险情况,告诉家人也没用,他们不能帮忙解决问题,还会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没必要。”

说到试飞员的工作内容,赵生说,主要是驾驶飞机做动作完成对飞机的测试和评定,其实就是把包线做出来,飞机最高能飞到多大高度、多大速度、多大坡度安全等,这些都需要试飞员摸清,以便在飞机投入使用后告诉其他飞行员,在哪个范围内飞行是安全的。他们就相当于“探路者”,要验证飞机是否达到设计要求,所以工作过程充满了危险性。

险境中完成自然结冰项目

成为试飞员的这几十年里,无数次试飞经历,最惊险、最复杂的一次发生在国外试飞自然结冰。“当时马上5月了,飞机已做了很多项测试,最后一项是要在机翼上结一定厚度的冰,再做一些试飞动作,测试飞机性能。之前试了很多次,一做动作冰就掉了,如果最后这次再无法完成,就只能继续往北走。”赵生说,自然结冰是民航飞机都要飞的科目,曾经选在乌鲁木齐飞,但三年去四次都没完成,后来去了国外。

“结冰需要水汽,再往北走水汽不一定够,气候地势都不一定合适。如果没做成这个项目就等于任务没完成,第二年还得来。”赵生说,最后飞的那个架次,当时整个机组都有点灰心,可就在返回时路过了一片快速结冰的区域,需要45分钟才能达到的结冰厚度不到10分钟就有了,“准备做动作时飞机情况很不好,说通俗点就是发动机抖。发动机有脱冰程序,一加油门就能缓解,刚开始这样操作还有用,两台发动机这台缓解那台抖,后来两台都抖,参数也是要停车的样子,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了动作。”

赵生说,其实试飞时早就想脱离这个区域,但因为动作没做完,好不容易结上了满足条件的冰又没脱落,发动机只要还能工作就完成动作,“当时飞行高度1200米,飞得低只能场外迫降,根据地形能不能迫降成功也不知道,停车后能不能再启动也不好说。根本顾不上心慌紧张,紧盯发动机状态,只想着做完这个动作就好了。动作一结束,我立刻加满油门离开,赶紧脱离结冰区。”他说,下来后大家欢声一片,为完成任务而庆幸,为脱离险境而庆幸。

首飞AG600前每天凌晨4时起床滑行

最让赵生自豪的就是试飞AG600飞机了。“AG600是国产的水陆两栖飞机,首飞的心情都不一样。”赵生说。

为了掌握水上飞机试飞技术,赵生和其他试飞工程师于2015年5月赴国外进行驾驶技术培训。8月8日,赵生等人顺利获得ITPS水上飞机试飞培训毕业证书,进入我国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的正式试飞员序列。

  • 被查看166次
    A+
发布日期:2020-02-14 19:14  所属分类: 全民健身 作者:灯塔体育   热度:166℃